小草app正式

   来三亚之前,徐拙满脑子都是吃海鲜。

   毕竟来到遍地是海鲜的地方了嘛。

   但现在坐在餐厅里,他吃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些吃不下去了。

   也不算吃不下去,毕竟刚吃了一大盘皮皮虾和一只大龙虾,另外还有帝王蟹什么的也都吃了点。

   不过这种海鲜,稍微吃多点的话,就会有种吃不下去的感觉。

   不是觉得腻,也不是觉得不好吃,就是单纯觉得有点吃不下。

   特别是那种需要剥需要动手的美食,徐拙吃着吃着就会生出不耐烦的情绪。

   所以他把面前那一盘皮皮虾吃完之后,跑过去端了一份甜品过来。

   嗯,先调剂一下胃口。

   等会儿歇过来之后再吃一轮,今晚的海鲜自助就差不多到头了。

   昨晚吃了一堆烧烤,今晚吃了一堆海鲜。

   徐拙担心自己的肠胃受不了,所以吃甜食的时候,他很克制。

  
清凉可人美眉甜美生活照

   原本这场直播,徐拙就是气氛组的存在,主力还是老孟。

   现在老孟已经吃了五盘皮皮虾,三只帝王蟹,两只大龙虾,另外其他一些海鲜,林林总总的加在一起也有好几盘。

   不过海鲜这种美味吧,很多时候都是看着个头大,但内容却没多少。

   比如螃蟹和皮皮虾,去掉壳去掉头,能吃的部分并不多。

   老孟的胃口是出了名的大,吃完这些之后,他甚至只有半饱。

   直播的粉丝们都快乐疯了。

   “高下立判,徐老板就别硬充吃播了。”

   “好好呆在气氛组,让老孟好好给你上一课。”

   “有一说一,对这里的海鲜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徐老板和老孟的直播,真挺好笑的。”

   “一个能吃不会说,一个会说不能吃,天作之合。”

   “要是季明宇在这儿就更好了。”

   “对对对,他的口才更好,饭量更差,跟老孟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

   直播间的粉丝们很高兴,大家积极的刷弹幕评论和打赏,不直播间的热度烘到了第一名。

   顺带着在微博上也上了热搜。

   最近徐拙热衷于做直播,也会用吃播的方式帮忙宣传饭店什么的。

   但今天在真正的吃播面前,徐拙却完被比了下去。

   不过这并不算什么,毕竟只要大家喜欢,只要有热度,对徐拙来说就是好事儿。

   粉丝们都知道,徐拙最擅长的是夸菜品,刚刚在老孟吃的时候,徐拙已经把店里的海鲜从原料到做法都夸了一遍。

   已经达到了店家的宣传目的。

   毕竟人家请老孟和徐拙过来,可不是请客吃饭,而是打广告的。

   虽然老孟吃得欢,但相对来说,大家还是更愿意看徐拙分析这家海鲜自助餐厅的优劣。

   从菜品服务等方面入手,把这家店点评了一遍。

   他点评的时候,并没有一味的尬夸,而是有什么说什么。

   当然了,缺点的话,往往都是无关紧要的,说的时候也会一笔带过。

   而优点则是大夸特夸。

   这场直播一直到晚上九点半餐厅准备打烊时候才结束。

   店家对直播很满意,不仅钱给的很足,而且在还在直播间里刷了一波打赏。

   另外,店家还在直播间发了一些代金券和体验券之类的,让大家能够免费吃到好吃的海鲜自助。

   虽然有很多抢到券的都是外地人,但也可以转让出去。

   反正店家要的是送券时候的热度,至于谁来吃,这个并不重要。

   直播结束后,因为这会儿还早,所以几人没有立即回酒店,而是四处转悠了起来。

   天黑之后,好多怕晒的人从屋里出来,吹海风,吃零食,还有人去海滩上玩儿。

   几人在路边一人买了个大椰子,打开后用吸管喝着里面的椰汁,溜达着在附近转悠,到十点多的时候,各自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早上,摄影团队到来。

   徐拙和于可可直接退房,在老孟的帮助下打车去了人家免费提供的别墅。

   这几天,不光徐拙和于可可会住在这里,从京城来的摄影团队也会来这里住,这样比较方便沟通拍摄的事儿。

   而且这别墅有自己的私人海滩,想拍海景和沙滩就不用再去公共沙滩那边跟游客一块儿挤了。

   对于三亚的别墅,老孟倒是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因为之前他住过。

   前年过年,他不想回淮南,就带着郑佳和父母在这边租了个小别墅住着,那段时间,算是享受了热带沿海别墅的风情。

   而徐拙……

   徐拙对别墅的免疫力更高一些。

   眼前这幢别墅,也就适合给游客住,不仅布局不太合理,里面的布置也都非常一般。

   完比不上蓉城张跃进家的那套别墅,更别说扬州于家那套紧靠瘦西湖的观湖别墅了。

   不过跟张家别墅和于家别墅唯一不同的,就是三亚这些别墅院子里都会有个泳池。

   虽然泳池不大,基本上不具备游泳的条件,只能当成小孩子的游泳乐园,但多少也算是个配置。

   入住别墅之后,徐拙的悠闲生活就消失不见了。

   早上和傍晚光线好,他需要穿着礼服去海边,和穿着婚纱的于可可一块儿拍照。

   而中午光线太强不适合拍照的时候,他需要在别墅里做直播。

   至于晚上,则是去公司那边已经约好的饭店里,做探店直播。

   总之就是很忙。

   不光忙,主要是拍照时候太折腾。

   比如笑,要笑得自然一点,但也不能大笑,不然显得很傻气。

   也不能是微笑,微笑的话显得很装很做作。

   需要那种自然而不失洒脱的笑,需要笑得很灿烂,灿烂中还要透出幸福。

   每次结束拍摄,徐拙都觉得自己的笑肌是酸的。

   不止一次生出我为什么要过来拍结婚照,有这钱出国转悠一圈不香吗?

   花钱还要被人折腾,真是够够的。

   连着拍了四天,总算是把原定的拍摄给拍完了。

   摄像师觉得机会难得,在拍完之后,一直在旁敲侧击的问徐拙,要不要再拍几组,这边风景这么好,不拍可惜了。

   徐拙赶紧摆手拒绝。

   开玩笑,这四天在他看来比过四年都累。

   再拍下去,徐拙觉得自己会早衰。

   为了健康,还是省省吧。

   他谢绝了再拍几组的请求,又在这边住了几天。

   每天都吃吃玩玩,顺便去逛了逛免税店,给家人和朋友分别买了一些内地不好买到的进口商品。

   三天后,终于把身心调整好的小两口,乘坐飞机,回到了省城。

   原本两人打算直接回京城的,不过马上就是老孟给他儿子办满月酒的日子了,回到京城还得再过来,还不如直接飞省城呢。

   等吃了满月酒再回京城。

   正好再去厂里看看,顺便跟老朋友们吃吃饭喝喝酒。

   而于可可,也可以回去收拾一下要往京城带的衣物和熊仔的玩具用品。

   在省城落地后,在到达口见到了过来接两人的徐文海。

   徐文海过去开的车已经卖了,他现在开的是徐拙原来的那台奔驰。

   到了停车场,徐拙让徐文海坐在后排,于可可坐在副驾驶上,他负责开车。

   对于这样的安排,老徐有点意外,旋即感慨的说道:“孩子终于长大了,不容易啊。”

   徐拙拉开车门上车:“我俩在机场没吃啥东西,这会儿饿了。”

   “所以呢?”老徐有点疑惑,不知道徐拙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徐拙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所以得赶紧回去吃饭,而你开车太肉,所以我来开。”

   从机场到市区至少要开半小时,而且到了市区之后再往徐家酒楼开,就完成了蠕动。

   等到了徐家酒楼,已经是一小时之后了。

   这会儿晚饭已经开始,虽然还没到晚高峰,但店里基本上已经坐满,门口也有人在排队等位。

   徐拙和于可可在徐文海的带领下上楼,来到楼上的小包间,陈桂芳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

   “上菜上菜,赶紧上菜,饿死我们了。”

   于可可这么一说,陈桂芳赶紧催菜去了。

   毕竟是儿媳妇嘛,得重视一些。

   很快,徐家酒楼的各种主打菜品就络绎不绝的上了桌。

   开吃!

   两人饿坏了,在路上也不是没吃东西,主要是不管机场还是飞机上,吃东西的环境都不太好,而食物也让人一言难尽。

   所以两人肚子里空荡荡的。

   这会儿面对一大桌好吃的美食,徐拙完放开了肚皮。

   其实这会儿要是做直播的话,绝对能引起轰动,毕竟饿了差不多一天,这么狼吞虎咽的吃着,绝对能让很多人都惊掉下巴。

   因为之前网上有不少人都分析徐拙的饭量,得出的结论是……

   徐拙没于可可能吃。

   这对徐老板来说,略显讽刺,而于可可也非常不满。

   哪有女孩子喜欢被人说能吃嘛。

   别的女孩子要么是可爱,要么漂亮,结果到自己这儿的时候,居然变成了能吃。

   于可可觉得受不了这种委屈。

   所以,在飞机上的时候,她就和徐拙商量,回头饿一下,认认真真的做一场直播,让大家看看究竟有多能吃。

   徐拙也答应了。

   原本今天是个好机会,但徐拙实在没时间去架手机了。

   而于可可,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吃,直播什么的,早已经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吃饱喝足之后,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开始商量接下来的安排。

   明天徐拙打算去厂里,晚上去找赵金马和冯卫国吃饭。

   后天去吃满月酒,顺便跟崔勇他们好好吃吃喝喝聊聊。

   估计中午的满月酒不会太尽兴,晚上肯定还会继续进行。

   大后天和于可可走人,回京城继续工作。

   “你俩是元旦办婚礼,还是春节?现在得把日子定一下,这边的亲戚和扬州那边,也到了该准备的时候。”

   徐拙愣了一下,这种事儿,不都是家里的长辈做决定,新郎新娘做好当提线木偶的准备就行了嘛。

   咋还能参与这种决策呢?

   他想了想,春节的话有点忙,公司店里厂里以及平台等等,都得自己出面。

   要么是年终总结活动,要么是发奖金鼓士气,总之就是很忙很累。

   既然如此,就被把劳心劳力的婚礼也放在春节了。

   元旦结婚就行。

   1月1日,一生一世。

   这寓意多好。

   他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陈桂芳点点头,表示会跟那些长辈们商量一下,然后该发请柬发请柬,该通知通知。

   “过去随了那么多礼,现在终于到了收礼的时候了。”

   陈桂芳念叨一句之后又问道:“那婚礼在哪办呢?是京城的四方食府,还是找个大酒店,连婚礼带亲戚们的吃住放里面?”

   这个问题,还真把徐拙给问住了。

   要光办婚礼的话,四方食府自然是首选,毕竟是自家的饭店嘛。

   但牵扯到亲戚们的吃住问题,四方食府就有点不合适了,因为店里没住的地方,附近的酒店最近的也得走五分钟。

   对京城的人来说,这五分钟或许没什么,但老家这些亲戚,或许就会慌张。

   而且京城那么多车,人来人往的。

   万一谁走丢了,还得去找人。

   所以,还是找个酒店比较好,反正现在鲁菜联盟里的饭店酒店有不少,到时候联系一家就行了呗。

   假如可以的话,直接包下来,这样更方便一些,亲戚们也不用那么拘束了。

   “你要是包酒店的话,那就得赶紧去联系。

   虽然距离元旦还有五十多天,但元旦可是个办婚礼的大日子,很多人都会提前预定酒店饭店的。

   而且还有人出行什么的,所以要提前安排,不然就算你能出得起钱,人家店里也没法接这活儿。”

   陈桂芳让徐拙尽快定下来,然后又说道:“除了酒店,婚庆公司什么的,也都需要定下来了,结婚的流程什么的,还需要双方的亲戚坐在一起和婚庆公司的负责人商量,这里面的事儿很多,方方面面都需要注意到。

   所以,这次回京城之后,你得把这事儿处理好。

   你爷爷是个爱面子的人,他一直把你当成他的骄傲,要是你的婚礼出了什么差错,那他估计会难受一阵子。”

   徐拙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虽然和于可可在一起很长时间了,但一想到再有五十多天就要办理婚礼了,他的心情多少还是有些激动的。

   参加过很多人的婚礼,祝福过很多人百年好合。

   现在,总算轮到了自己。

   虽然对婚礼的流程,在别人的婚礼上早已经体验过。

   但依然觉得很新奇。

   不过这种新鲜感,在孟家小公子的满月酒席上,被一群损友当着面商量整新郎官的方法时候,逐渐烟消云散。

   “好多地方都给新郎官抹黑鞋油,咱们要不也试试?”

   “黑鞋油都是小儿科,有地方还洒面粉呢。”

   “对,绑树上什么的,也都有,反正就是往死里整呗。”

   “徐拙,你别光吃,说句话,喜欢哪种你挑吧,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徐拙:“……”

   为什么我有点后悔没选择旅行结婚呢?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