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之光麻豆传媒映画

安奇生眸光幽深,心中泛起丝丝涟漪。

以他如今的他的精神,感知,一眼扫过,其人骨骼皮相是否变化,其体内气血流转,劲力凝聚搬运,真气鼓荡与流转都历历在目。

任何易容之术,隐匿潜藏之法都不可能瞒得过他的目光。

无他,他自己便是此道之中的强手。

但这面前的赵长缨,却几乎将他瞒了过去!

因为这不是易容术,而是真正的性别转换!

从他的骨骼皮相,五官四肢,体香媚态,乃至于内分泌,身体构成,在他的眼中,都是真真正正的女人!

而且还是个处子之身的女子

这种状态,安奇生还是平生仅见。

本以为是女扮男装,结果

赵公公!

话音落地,英武少女的脸上反而平静了下来,淡漠如水的眸光映彻着面前垂垂老矣的老道士:

额带白羽的纯净空灵天使女孩

“想不到,竟然是地榜第二当面,倒是长缨有眼无珠了。”

他的声音仍是软濡轻柔,只是其中多了一丝不含丝毫情绪的冰凉,让人闻之如沐雪水之中。

再不是之前那般,让人听了新生杂念了。

他心中也是诧异。

如他这般状态,天下间极少人能够看出他的本来面目。

这血魔,倒果真是不同凡响。

“六扇门,锦衣卫,东厂,不想这朝廷三大暴力机关,倒是让贫道见了个遍。”

安奇生随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数十年陈酿的药酒,其味道也不见得多好,只是其中温吞热气流溢,倒是比得上一颗上乘丹药。

补气活血之余,还能增长内力。

“道长知晓了我的身份,还敢喝我的酒?”

赵长缨双手扶在桌边,定定的看向安奇生。

对于这位如今在朝廷中引起不小波澜的老道士,他心中也极为感兴趣。

“如何不敢?”

安奇生放下酒杯,淡淡道:“你还没那个本事看穿我的行藏。”

他能认出赵长缨的身份,但赵长缨却看不穿他的身份,否则,绝对不可能独身一人来见他。

“道长不愧是杀了薛潮阳,拓跋重光,石春的大高手,气魄果然不同凡响。”

赵长缨不但不怒,反而抚掌一叹:

“道长说的不错,若知你今日至此,我当退避三舍,不临此大龙江。”

朝廷的信息传递有特殊通道,他自然不会不知晓面前这个老道士是何等危险之人。

在朝廷的通缉榜单之上,这位的名次可是不低。

“酒不错。”

安奇生又倒了一杯酒,夹了几口鱼,点评道:“鱼肉香嫩至极,可惜做菜之人手艺一般,香料也放得多了些。”

好似并不在意赵长缨的身份。

“道长无门无派,又是天下罕见之高手,何必要与朝廷为敌呢?若道长愿意罢手,在下或许可以在其中奔走一二。”

赵长缨见他如此做派,心中反而一沉。

这分明是把他当做死人了。

若是旁人如此,他说不得立马将他身骨头都拆了,但面对这位接连击杀朝廷几大高手的血魔,他却不敢妄动。

甚至于要平复心境,以免惹怒了这尊杀神。

“罢手?”

安奇生放下筷子,眸光中似乎有些诧异的味道:“我杀了六扇门两位名捕,锦衣卫一位镇抚使,如此这般,朝廷也能不予计较?”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些许微不足道的摩擦,又算得了什么?”

赵长缨轻描淡写一句话,便抹去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王上最喜结交武林高人,得知道长这般风姿的人物,必然欣喜不已?”

“是吗?”

安奇生轻叹一声。

回想起薛潮阳死前北望中州时的自语,安奇生突然觉得口中鲜美的鱼肉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天宇峰一战,他真切的感受到了薛潮阳心中的意志,信念。

虽为敌人,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算是一时豪杰。

而即便是这般豪杰死了,在其他人眼里,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摩擦’

果然是,死后才知万事空。

“自无虚言。”

赵长缨虽然不知安奇生为何叹气,却还是回了一句。

在他看来,这一路交锋,死伤多是朝廷,连朝廷都不追究了,这安奇生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不成?

而若是能将这样一尊大高手拉入东厂,无论是督主还是王上那里,也绝对可以交代的过去。

纵使捕神与杨林心有不满,却也未必敢得罪东厂。

六扇门缉捕武林,六扇门监察朝堂,天下,而东厂,却是直接监视六扇门与锦衣卫的!

“此事便不必提了,我无意与朝廷为敌,却也没有加入朝廷的意思!”

安奇生摆摆手,再度看向赵长缨,淡淡道:

“眼下,倒不如谈一谈另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赵长缨心中‘咯噔’一声,隐隐察觉不妙。

呼~

安奇生随手一招,赵长缨挂于腰间的折扇便落于他的手上。

唰~

他一下展开折扇,其上‘钱能通神’四个大字正对着赵长缨。

“贫道想知晓,这四个字,到底是不是真的”

安奇生微微一笑。

赵长缨脸色彻底沉了下去。

梁州之地势极为复杂,因其被群山环绕,从来都是易守难攻之地,除却几条要道之外,便是水路可以进出了。

两百年前,大丰太祖于起兵争霸天下之处,便是以雷霆之势夺了中梁之地,以天险拒敌于外,得了喘息之机,故而才有了大丰两百年霸业根基。

故而,大丰便定都于中州。

红日高悬,江面上一片波光粼粼,偶有鱼虾跳出翻滚的波涛,溅起一道道晶莹水珠。

大龙江上,客船仍旧在前行,甚至速度远超之前。

甲板之上,安奇生负手而立,在他身后,背负长刀的汉子与两个家丁打扮的高手正自盘膝而坐,鼓荡身内力真气催动船只运行。

呼呼呼~~~

呼啸的风带着江面潮湿的水汽铺面打来,掀起安奇生鬓角长发。

不远处,几个船夫一脸惊悚,浑身战战兢兢。

以他们的见识,如何也想不明白那位翩翩白衣少年为何和那满是脂粉气的小姐在进入房间一两日之后,便成了这般垂垂老矣的模样。

即便看了多次,几个船夫看向安奇生身侧面色难看的赵长缨的眼神,都好似看到了恶鬼一般。

再没有之前的丝毫惊艳之色。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安奇生负手而立,眺望滚滚江水东去,不由的感叹:

“相比于天地,人何其之渺小?纵使神脉成就,也不过三百之寿,而这大龙江静静流淌,却已经不止五千年了”

肉身见神不坏,气脉不断凝聚之下,安奇生的精神日日都在增长,对于天地万物的感知也在与日俱增。

原本从不在意的常见之物,在他的眼神之中又有了不同的感受。

而越是如此,他便越发能感受到人生于天地之间是何等之渺小,天地何其之浩瀚。

这种感受,不是知晓,而是一个真切的对比衡量。

蚂蚁比之巨龙,任谁看上去都会感叹大小,但又有谁比蚂蚁自身的感受更为强烈?

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悟了玄星古往今来那诸多大宗师为何苦苦追寻前路。

比之于天地,人何其之渺小,前路又哪里有尽头?

“百代之过客”

赵长缨咀嚼了一遍这个句子,也感受到其中的意义,不由的抬头看去。

平淡的山峰,平淡无奇的江水,偶尔跳动的波涛。

给他的感觉,也顶多是个‘今日浪好大’罢了。

不知他的感悟从何而来。

感叹一声后,安奇生心中微动:

“你的买命钱,到了。”

唳~~~

赵长缨一怔之间,只听一场长鸣自长空垂下。

继而狂风呼啸而下,一只英武雄俊的苍鹰自长空扑击而下,裹挟潮湿气流落于客船桅杆之上。

“买命钱”

赵长缨暗暗咬牙,只觉心中无比憋屈。

他位高权重,东厂又是天下一等一的财富汇聚之地,他历来行事都不曾在乎过金银,药材这些东西。

但被人胁迫着交‘买命钱’,还是平生第一次。

这苍鹰自然是他所养。

此番排出,也是听了他的命令去取东西,或者说,买命钱。

“是时候分别了。”

赵长缨只听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便有气流大作。

轰!

大江之上似有雷声大作,汹涌的罡风气流一下席卷起漫天水汽。

“不好!”

赵长缨心中一跳,只道这老道士要反悔。

真气一个吞吐,已经腾空而起,袖管之中的软剑如匹练般划过长空,不想却扑了个空。

“什么?”

赵长缨心中一怔,垂目看去。

便见身下,数道人影被踢飞在半空之中,随即毫无反抗之力的跌落在滔滔江水之中。

‘咕咚’一声便不见了影子。

唳~

受惊的苍鹰腾空而起,扑闪着翅膀盘旋半空之中。

赵长缨身子稳稳立于半空之中,却见那苍鹰身上的包袱已经消失不见。

“不愧是钱可通神,这份礼物,贫道便收下了!”

这时,一道平静悠长的声音才在江面之上回荡开来。

“安奇生!”

赵长缨咬牙之间。

那客船已然如离弦之箭般破浪而去,速度之快,堪比陆上蛟马狂奔,消失在远处。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