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新年侄女

..co,最快更新许我向看最新章节!

白洛迩垂下头,双手痛苦地抱住脑袋。

纠结满满,煎熬困苦。

兰花精忽然来到他身边,焦急地禀告:“少主,出事了。”

白洛迩讶然地抬头:“什么事情?”

兰花精敛了下眉,小心道:“小姐节哀。”

十分钟后。

白洛迩牵着昭禾风风火火地冲到了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墙面前!

原本好端端地老人家,现在面部却盖上了白色的床单!

昭禾痛苦地呼喊出来:“阿奶!阿奶!啊!阿奶啊!”

她的眼泪簌簌落下,不顾一切往里冲,医护人员已经没有必要再隔离患者了,因为患者已经不需要救治,已经死亡了。

白洛迩眼睁睁看着昭禾冲到了窗前,拉开布,抱着沈玉英的尸身痛哭不止。

文静优雅女生温柔气质私房照

他的心,四分五裂地疼着!

昨日她熬不住,都晕过去了,现在,她可还能熬得住?

白洛迩赶紧冲到病房里,握着昭禾的双肩:“昭禾,昭禾,节哀,注意身体!”

昭禾哭的肝肠寸断!

这是她的阿奶啊!

她在这个世界没有爹娘,没有亲人,唯有阿奶对她真心实意,知道她不是人,阿奶也不曾对她有过任何抵触,反倒事事为她着想,心疼她、体谅她!

这是她的阿奶啊,把她从河边捡回去,一直养大的阿奶啊!

昭禾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晕过去了。

“怎么回事!”

白洛迩怒了,侧目盯紧了一名医生,质问道:“不是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发生这种事情!”

医生吓得不轻,匆忙过来解释:“白少爷,不怪我们啊,这是……”护士也哭着过来,哽咽道:“老太太精神状态可好了,一直笑嘻嘻的,还跟我们聊天,只是后来她大孙女过来,在、在玻璃上写了字,说什么,叔叔,阿力,死了,然后老

太太就不行了,我们已经第一时间进行了抢救,抢救了整整半个小时,老太太的心跳却怎么也回不来了!”

另一名护士冲过来,战战兢兢地递上一本册子:“她、那个大孙女,当时就写了这个,还是抢了我的笔写的。”

之前的护士也道:“老太太出事,她吓傻了,我气的骂她,说等白少爷来了,定要找她算账的,她听了这个话,丢了册子就吓跑了。”

白洛迩瞧着这册子,努不可解!

兰花精心疼小姐,传音给白洛迩:“少主,我去弄死她!”

白洛迩缓声道:“不用,为了这样的人毁了修行不值得。”

而昭禾,听了医护人员们的话,恨得双眼通红!

她要将清禾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白洛迩察觉到昭禾的负面情绪,当即上前,扶住昭禾的肩膀,小声劝着:“昭禾,冷静,不要冲动,要回家的。为了这样的人,失去回家的资格,不值得。”

昭禾恨啊!

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世上有的人,比畜生还不如啊,她不懂啊!

“啊!”昭禾痛哭流涕:“阿奶,我不该离开,我不该晕倒,我昨晚就不该晕倒的,我就该一直守着的,啊~我错了,我错了啊!”

白洛迩闭了闭眼。

心知沈玉英的遗体不能拖,最好今天就火化下葬。

只有这样,昭禾才能尽快放下。

他放开昭禾,寻回一丝理智,一边安排人去开死亡证明,一边安排人去处理火化与下葬的事宜。

昭禾听见,不依:“我要给阿奶守夜!”

她见过村里的死人,死人都是要穿着寿衣,吹吹打打,搞个灵堂,弄得风风火火的,然后下葬的。

“白洛迩,这是我阿奶啊,这是我阿奶啊,这是她人生最后一件事,我不能草草了事,我要给她办好啊,不然我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呜呜啊~!”

昭禾一边哭,一边求,从床边跌下来,跪着爬向白洛迩的腿边,小手战战兢兢,眼神带着期盼跟悲伤,可怜兮兮地望着白洛迩。

白洛迩瞧着这样的她,一把将她提起来,俯首咬了一下她的辰口,有些负气地说着:“站着好好说话!”

他见不得她这般!

她是龙儿,就该是藐视万物、高高在上的那个人!

她不可以这样没有骨头地瘫在地上!

昭禾靠在他身上,哭求:“求,好不好?一夜,就让我替她守一夜吧!”

两小时后。

白洛迩跟昭禾的别墅,被临时布置成了灵堂。

沈玉英的照片,还是新年的时候,昭禾他们跟着一起在白家拍的,那会儿沈玉英笑的可高兴了。

大大的照片前摆了香炉,香火不断。

周遭的花圈一个挨着一个,是白洛迩亲笔的挽联致词。

昭禾换了一身白衣,头上扎着白布条,跪在火盆前。

家丁们都换了白衣,一个个不敢大声说话,不敢胡乱走动,生怕惹祸上身。

白洛迩瞧出这些精灵对昭禾的情意,特意下了密令:不许擅自找清禾麻烦。

兰花精愤愤不平,却只能忍着,少主说的对,为了那样的人毁了修行,不值得。

昭禾从医院回来,就不吃不喝了。

沈玉英的遗体已经穿着现下最好的寿衣,白洛迩专门给她念了往生咒,边上,一个家丁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半导体的盒子,播放音乐,声音不是很大。白洛迩温柔地对昭禾解释:“这里是高档住宅区,一旦有人办丧事,真的找人过来吹吹打打闹一番,会有物业过来闹腾,属于扰民。而且,其实这个东西,对丧礼没有什么

作用,尽尽心意即可。我已经给阿奶念了往生咒,放心吧。”

昭禾苦着一张脸,虽然眼泪已经止住了,但是她双眼黯淡失色。

有那么一瞬间,白洛迩的心很慌。

他觉得,她会不会永远不会再笑了?

天色黑了,晚餐做好了。

白洛迩过来问:“昭禾,我帮跪一会儿,去吃饭吧?”

昭禾摇了摇头:“我今晚不饿。”

白洛迩想了想,问:“喝麦乳精吗?”

昭禾还是摇了摇头。

白洛迩心疼她,不知如何能让她吃一点东西,昭禾却主动看向他,问:“清禾呢?”

白洛迩愣住。

从事发到现在,他要安抚昭禾的情绪,要办理许多琐碎的事情,还要带着沈玉英的遗体回来办灵堂,他确实忽略了清禾。

他有些抱歉地开口:“我,这就让人去找她。”

昭禾温和地说着:“白洛迩,辛苦了。”

白洛迩沉默了。

他不怕辛苦。

他只怕她难过。

昭禾不肯吃饭,非要一直跪下去,白洛迩也不好自己回房间去睡觉。

他索性幻出一张桌椅,坐下,令人取来文房四宝,就挨着昭禾,开始抄写佛经。

一遍,又一遍。

从天黑到天亮,白洛迩一直守护在昭禾的身边。

清晨六点。

正月里的日出还没透出来,两个家丁忽然回来了。

他们一左一右,押着清禾回来了。

清禾吓傻了,脸上红肿不已,怕白洛迩跟昭禾找她麻烦,她躲到了一个小旅馆里,连宿舍都不敢回去。

来到这里,看着面前布置的灵堂,还有沈玉英的照片、遗体。

她自己也后悔莫及!

她承受不住,恨自己怎么这么笨,哇哇大哭着,连滚带爬地过去,扑在棺材前,嚎啕大哭起来。

兰花精不让她真的碰到棺材。他只是冷冷盯着清禾,很费解地望着她:“父母去的早,程家阿奶好不容易把拉扯长大,让念了大学,不知道她刚做完手术吗?居然在她这么关键的时候,去刺

激她?是不是跟程家阿奶有仇啊?”“呜呜呜~不是的,我只是太惊讶,太震惊,第一时间想要跟阿奶分享这个消息,我没想到那么多,呜呜呜~等阿奶浑身抽搐的时候,我就知道错了,我那个时候就知道错

了,呜呜呜~”

“我错了,阿奶,阿奶!呜呜~”

“昭禾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清禾一边是真的内疚,一边是真的伤心,但是还有一边,是真的担心昭禾变成妖怪,一口把她吞了!

白洛迩面不改色地继续抄经。

这件事情,不论昭禾如何处理,只要不伤及人命,他就绝对不会出手干预。

昭禾心里有气,有怨,有伤心,憋在心里不得发泄,对身体也不好。

“昭禾,自己处理,不要弄死她。”

白洛迩侧目,凝视着昭禾,说着最温柔的话语。

这一刻,清禾才发现昭禾身边有个仙风道骨、非常眼熟的绝美男子,这男子……好像白家少爷!

清禾原本是跪下,却是惊得跌坐在那里,指着白洛迩,不敢置信:“!!……我的天,也是妖怪?”

完了!

这些人,都是妖怪?

想起刚才,抓到自己的两个家丁,居然带着她一路从暗处飞了起来,就这样飞檐走壁地回来了,清禾半路上就吓得去了半条命。

现在她害怕地往棺材的方向去。

好想阿奶活过来,好想阿奶护着她啊!

昭禾拍了拍身前的孝服,平静地站起身,长久地跪坐让她腿部难受,她晃了晃,终是咬牙自己站了起来。她盯着清禾,冷笑:“现在知道怕了?程清禾,晚了!”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