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大奶色网

冯锷和所有的弟兄一样,都在奋力拼杀,他现在部的注意力都在身体周围,根本没办法照顾到别人,鬼子的凶悍超出了冯锷的意料,他没有想到,鬼子在受到影响之后还这么猛,他甚至是怀疑鬼子是不是把伪劣产品留给了自己,怎么中国的士兵被那玩意命中的时候就根本不能反抗?

“呀!”

冯锷大吼着,发泄着胸中的郁闷,他觉得他是被耍了,为了给鬼子来这么一下,他筹划了那么多,甚至还撒了那么多的谎,结果现在鬼子根本没受影响。

“八嘎!”

一个受伤的鬼子军官大声咒骂着,目光就像豺狼一样盯着扑来的中国士兵,变的更加凶残,就像是受伤的野兽一样,吱呀乱叫的扑向附近的中国士兵,那股骨子里透露出来的疯狂让人灵魂颤粟。

可是随着拼杀的继续,越来越多的中国士兵涌进阵地,而鬼子却越来越少,他们期待的援兵并没有出现。

“噗嗤!”

一个中国士兵胸腹被鬼子的刺刀扎中。

“呀!”

双手紧紧的抱着鬼子扎进胸腹的步枪,大吼着,提醒周围的弟兄过来把鬼子弄死。

“噗嗤、噗嗤!”

没让这个生命垂危的弟兄久等,两柄滴血的刺刀捅进了鬼子的胸膛。

海滩上的白嫩如玉清纯少女白裙飘飘唯美动人

“值了!”

“咚!”

中刀的士兵嘴里嘀咕着,和鬼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咚、当!”

当刺刀被鬼子的骨头卡住时,弟兄们顺手摘下头上的钢盔,几个弟兄一起朝鬼子努力的使劲,完是拼命的状态,让鬼子哀嚎着头颅变形,直到他们再也不动弹为止。

这是一场极其惨烈的近战肉搏,这批鬼子并没有收到异味的影响,他们不仅仅强悍而且战术素养极高,拼刺刀的时候完就是越大越凶,如果不是进攻的六十二团仗着兵力优势的话,恐怕这场白刃战谁生谁死还不一定。

“呼呼呼……”

冯锷已经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的鬼子,也忘记了手上的刺刀是那个弟兄或者鬼子留下的,他原来的刺刀已经不见了踪影,站在阵地上,冯锷的眼前终于没有了活着的鬼子,环首四顾,阵地上只有中国士兵站立着,这场白刃战还是他们打赢了。

“所有人,继续进攻,不要停,快!”

尹作干满脸鲜血,大声的命令士兵继续进攻。

“直属营的,跟我上!”

冯锷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很多弟兄几分钟前还一腔热血的呐喊着冲锋,现在都死在鬼子手里,把手里的刺刀插进刀鞘,冯锷大喊着。

“冲啊!”

从地上爬起来的弟兄大叫着,从地上拿起插在鬼子身上的刺刀,拉动枪栓确认枪支完好之后,大喊着跟在冯锷的身后继续向前。

“冲啊!”

六十二团的士兵也没两样,一个个眼中充满仇恨,跟在军官的背后继续向梅兰口攻击,他们刚刚攻下的仅仅是鬼子的前沿阵地,离把鬼子彻底驱逐出梅兰口还有很多阵地。

在哀嚎遍地的黑夜里,密集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几千个中国士兵黑压压的起身朝着梅兰口废墟般的村口压了过去,凶猛的气势宛如一股狂涌向前的黑色洪流。

而现在,梅兰口里面已经成了不一样的状态,这里的鬼子都在承受折磨,他们拼命的咳嗽,至于战斗用的枪支已经被他们抛在了一边;被炮火狂卷而开的异常气味现在正在慢慢消散,不过他们现在暂时的失去了战斗力。

趴在篝火旁边的一名鬼子正昏昏欲睡,贴在地上的耳朵里面传来了大量的脚步声。

“中国人、中国人攻过来了!”

心头一紧的鬼子努力的大叫,可惜他的声音却变得非常微弱。

“啊!”

挣扎着的鬼子使劲的挪动自己的身体,朝着就在身旁的步枪爬去。

“咔擦!”

鬼子仿佛用尽了身的力气,费劲的拉动枪栓,可是他再也举不起步枪,只能示警一般的扣动扳机。

“砰!”

“砰!”

“砰!”

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发现了,大量的鬼子挣扎着扣动了扳机,可是精准的枪法已经不见了,他们打出的子弹不是上了天就是入了地。

“鬼子,冲!”

“哒哒哒……”

“哒哒哒……”

枪声就是指引,冲锋的弟兄们把机枪拎在手上,扣动了扳机,然后继续向前冲。

“突突突……”

快慢机也同时在射击,冯锷带着直属营的一百多个弟兄率先朝着村内突击,没有房屋,有的只是正在燃烧的帐篷和偏地挣扎的鬼子。

“别浪费子弹,用刺刀解决他们!”

冯锷大喊着,阻止了弟兄们继续射击,他终于明白那些东西不是伪劣产品了,也许是因为炮击的位置没对,没有影响到前沿阵地的鬼子,而现在,村子里到处挣扎的鬼子就是铁证。

“八嘎!”

倒在地上的鬼子并没有死,嘴里诅咒着,看着冲过来的中国士兵,摸出腰间的甜瓜手雷,在地上磕响。

“轰!”

“轰!”

连续的几声爆炸,在地上挣扎的鬼子终于不用再经手折磨,鲜血混合着弹片朝四处飞溅。

“他女马的,真他女马有种;不准靠近,部击毙!”

六十二团的军官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兄在手雷的爆炸中倒在地上惨叫,他没管地上躺着的鬼子是怎么回事,直接命令士兵开枪。

“砰、砰、砰……”

“哒哒哒……”

枪声再一次响了起来,中国士兵宣泄着怒火,用枪膛中的子弹朝着一切蠕动的鬼子射击。

“噗噗噗……”

在献血飙飞中,在中国大地上作恶多端的鬼子不停的抽搐,用他们罪恶的鲜血清洗着他们犯下的罪行。

“突突突……”

“砰、砰、砰……”

“哒哒哒……”

“噗嗤、噗嗤……”

在枪声中,进攻的六十二团和直属营的弟兄们不停的向前,弟兄们不停的用上了刺刀的步枪给附近的鬼子补刀,确保他们死的不能再死。

“鬼子这是怎么了?我们的炮火啥时候有这么厉害了?”

一个排长在进攻中,问着自己的连长,自从攻破了前沿阵地之后,他们已经前进了五百米,他击毙了多少鬼子他已经记不住了,但是他发现这里面的鬼子仿佛完失去了战斗力。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鬼子自己军营出问题了;趁他病,要他命,给我狠狠的杀!”

连长恶狠狠的喊着,命令弟兄们继续,千万别手软。

实际上,现在根本没有弟兄手软,他们只恨这样的战斗来的太迟,如果整个抗日战场上都是这样,只需要攻破前沿阵地,后面的鬼子是引颈待戮,那也不会打成现在这个样子。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