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_a5281

被袁朵朵这么狠实的一顿好打,白默便彻底的赖上了袁朵朵。

疼得不仅仅是白默那红手印满布的p股,还有他一颗破碎了的男人自尊心。

做错事了的袁朵朵,担心白默会打击报复自己,便火速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并把房间的门给严严实实的反锁上了。

气急败坏的白默被独自一人冷落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便更加的焦躁起来。

电话是打去给白老爷子的。白默要让白老爷子看清楚袁朵朵虚伪的装乖巧、装可怜的嘴脸,完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泼妇形象!

对于自家爱孙昨晚留宿在袁朵朵家,白老爷子的心情还是十分明媚的。

他总希望这一对小年青能发生点儿什么……

“默小子,怎么这么早就给爷爷来电话啊?想爷爷了?”

“老爷子,这回可是瞎了眼看错人了!袁朵朵……袁朵朵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乖乖女,她就是一个泼妇……她在您面前一直都是装的!”

“怎么了默小子?这一大早就吃火药了?”

“老爷子,您是不知情呢,您亲爱的孙子被人给打了!”

“被人给打了?被谁?”白老爷子紧张了起来。

闺蜜间的私语校园清纯美拍

“还能有谁!就是被一直奉为的那个坚韧自强、独自又温婉的袁朵朵!还说什么性格跟我互补,会成为我事业上的好帮手呢,我呸!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泼妇!我总算是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了!”

“啊……被朵朵给打了啊?”

白老爷子一颗紧张的心顿时便放回了胸腔中,悠然的又问一声:“她为什么打啊?又打哪里了啊?”

“她打……”

说实在的,在自家老爷子面前,白默还真不好意思说出自己被一个女人给打了p股。

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老爷子,我就是提醒一声:要是我把那泼妇给打残了打瘫了,您到时候可别跟我闹!那都是她自找的!”

噼里啪啦的一通告状后,白默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想冲进房间对袁朵朵进行打击报复,可刚刚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腰际,p股便火辣辣的一阵好疼。

“这泼妇,下手可真狠!”

要知道白默长这么大,还真没被人如此没脸没皮的打过。

白默跟白老爷子的通话,袁朵朵当然听到了。

自己怎么就下手打了白默的呢?而且还打得不轻!

连袁朵朵也惊叹于自己骨子里的那股子暴力之气!

带上万分的愧疚之意,袁朵朵给白家老爷子打去了电话。

“爷爷,对不起啊……”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爷爷知道不是故意的!”

“……”

袁朵朵能说自己就是故意狠揍白默的么?

“对了朵朵,默小子伤得重不重啊?”

虽说相信袁朵朵知道分寸,但白老爷子还是有那么点儿小担心。毕竟白默可是他唯一的爱孙。

“p……p股被……被打肿……了!我也没太用力……”

其实袁朵朵想说:是孙子自己不经打!才抽了他几巴掌,就肿成那样了!

真没见过像白默那样娇气的男人!浑身上下要比女人还白不说,一碰就淤青血肿。

“是这样啊……那没事儿!也别自责了,就当是替爷爷教训了他一顿!好让他知道尊重,爱惜这么好的姑娘!”

白老爷子果然是江湖上的老狐狸了,连说话也带上了艺术。让人听着着实的舒耳。

“爷爷,您能不能让白管家来一趟啊?”

袁朵朵迫不及待的想让白管家来把白默这个祸害给请回去。

“哦,真不巧,老白刚刚出门了,说有事要办。”

“那来个司机呗,老张也行的。”

“老张啊,跟厨子去了菜市场。”

“……”

总之,袁朵朵所提到的人,都没空。好像白公馆就只剩下了白老爷子一个人似的。

“砰砰砰”,房间门外传来白默愤怒的砸门声。袁朵朵只能先将手机给挂断了。

“袁朵朵,别以为躲在房间里当缩头乌龟就万事大吉了!昨晚打伤了本公子的头,今天又打了本公子的……p股;以本公子的身份,没有百来万的赔偿金,是活不过明天的!”

白默恐吓的言语厉厉的传来。

“就破了点儿皮,还百来万呢?以为是金子做的么?”

袁朵朵不信这木门白默能砸得开。

“金子能有本公子值钱么?赶紧的给我滚出来受死!要不然,我就一把火烧了的鸟窝!”

或许白默撞不开这房间的门,但要是把他给逼急了,放火烧房子这种卑鄙无耻的事儿,他还真做得出来。

袁朵朵出来了,以凛冽的姿态,视死如归的神情。

白默高高抬起的手,却没有真的扇过来,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唇后,在迎上袁朵朵那坚韧的目光时,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袁朵朵,好嚣张哦!打了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对不起!”

“对不起就有用了?那还要警察叔叔干什么?”

“那想怎么样吗?”

“要么,让我原部位打回去!要么,伺候我吃喝拉撒睡一个月!睡就不用了,我对一个泼妇也没什么兴趣!就吃喝拉撒吧!”

原部位打回去?

袁朵朵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p股:要被这个男人打自己这里,她死都不要!

那就只剩下后一条了:伺候这个祸害吃喝拉撒!幸亏没有睡!

“一个月太长了!就一天吧!”

袁朵朵妥协了。打人总是不对的。更何况自己还是故意将白默给打了的。

“才一天?袁朵朵,搞清楚了,是金贵还是我金贵?”

“没有谁比谁更金贵!在我眼里,人人平等!”

“那就28天!”

“最多3天!”

“20天!”

“就3天!”

“至少10天!再少我让卖了房子抵我的精神损失费!”

“白默,大爷的!别欺人太甚!有什么证据说我打的?”

既然白默耍横,那她就只能耍无赖了。

“我p股上还有的指纹呢!要不咱们现在就去警察局验一下?呵,敢跟我耍无赖?还嫩了点儿!”

“……”

大爷的,算狠!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