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百度贴吧

人生最怕的就是,你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哪个男人敢说他曾经没有野心和抱负以及理想,只是你逐渐被生活和现实打磨掉了棱角,要么没有实力太过自负,要么空空儿谈不脚踏实地,要么做着白日梦却幻想着成功,最终你被打败了,彻底投降认输了。

不甘平庸的人,真的想要成功的人,是不可能低头认输的,不管生活再怎么艰难和曲折,他们都会咬牙负重前行,越挫越勇不怕失败,直到达到人生目标。

秦升就是如此,他就没想做平凡的人,人活一辈子,不活的那么精彩,这世界怎么知道你曾经来过,所以他今天不会认输,至死方休。

一前一后,两个男人,一个留着长发,头顶盘着发髻,还留着胡子和胡须,看起来更像是个道士,身材虽说有些枯瘦,可是能让人感觉到彪悍的气势。后面那个男人看起来普普通通,不过秦升却觉得他更危险,身高和他差不多,这么冷的天气就只穿着毛衣,眼神在黑夜里充满杀气,让秦升很是忌惮。

当两个男人冲向秦升的时候,秦升不敢坐以待毙,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实力以一敌二,何况上次川西南的伤还没痊愈,所以他选择冲向了那位道士,以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只是眨眼时间,秦升就和道士交手了,这道士身轻如燕,快要接近秦升的时候,脚尖轻点就腾空而起,一脚直逼秦升面门而来,秦升临危不乱,他感觉到这道士的拳脚皆有寸劲,真要被击中,肯定会受内伤,所以连忙侧身躲过。

没事可做只能看戏的赵叔缓缓走向了观海亭,点燃了根烟,从兜里掏出一壶衡水老白干,这天气只能靠白酒暖暖身子了,悬崖下面是安静的小镇,这里却是一场腥风血雨,还真是极大的反差,对他来说,秦升的结局只是时间问题。

秦升未等道士落地,一膝盖撞向了道士的后背,他今天根本没有保留实力,只有全力以赴才能活着离开。

道士的反应很是神速,身体更是敏捷,前倾弯腰躲过,这时候秦升感觉到后面那个男人已经近身了,一股拳风迎面而来,秦升连忙转身,直接用双臂卡住了男人的胳膊,男人欺身而进,一个醉拳的卧倒沉肘,让秦升始料未及,这一肘砸在了秦升的胸口,秦升踉踉跄跄向后退了两步,没等他回过神,后面那那人凌空一脚就踢中他的后背,秦升向前踉踉跄跄,差点摔倒在地。

显然,秦升不是两个人的对手,就算是单独面对其中一个,也未必有胜算。

“两位也算是高手,对付我一个小喽喽,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打不过秦升就只能用激将法,最好是单挑,这样更有胜算。

可是这两位哪会吃这套,道士平静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能得罪了”

雪国世界里拖着行李箱的美女图片

“不知道长是哪一派的,我也和道家颇有渊源,我爷爷和楼观台的任道长是至交,也经常去全真教的祖庭喝茶,跟龙虎山和武当山也有些交情”秦升开始拉关系,这说的也都是实话。

听完秦升这番话,道长微微皱眉,似乎略显意外,但还是铁石心肠道“纵然你就算是认识我师父,一码归一码,我今天也不能放过你”

那位身材高大的男人看起来有些急不可耐,冷哼道“你的废话真的有点多”

说完就率先再次冲向了秦升,抡圆一臂扫向了秦升,瞬间就到了眼前,秦升根本无路可退,只能伸出双臂去挡,下一秒就感觉到了这男人的恐怖力量,震的他手臂发麻,秦升也是怒了,猛然跃起一肘砸向男人的脑门,这男人根本没有躲避,而是一记重拳袭向秦升腹部,两人几乎是同时命中对方,男人脑门虽然受到重击,可却纹丝不动,只是跳起来的秦升被这重拳直接击飞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腹部痛如刀割。

道长刚才没有动手,可能因为秦升和道家的渊源,让他有所保留,不远处的赵叔看在眼里,不禁恼火道“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道长看向赵叔默默点头,随后和那男人重新走向了秦升。

秦升缓缓爬了起来,捂着腹部冷哼道“继续”

道长这次一马当先,两个跳跃就到了秦升的面前,半跪在地上的秦升像只猎豹,等到道长靠近后,瞬间扑了上去,道长一把抓住了秦升的肩膀,秦升肯定不会束手就擒,顾不上那么些套路,直接攻击道长的要害部位,道长用腿卡住了秦升的膝盖,两人纠缠在一起你来我往,秦升的胸口被道长的连环拳击中,他感觉到肋骨好像断了,肺部犹如刀割,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最后被道长踢中了肩膀,再次倒飞出去,刚刚落地还未做修整,那个男人就跟上来了,根本不给秦升喘息的机会,秦升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应战,可是本就有伤的他,再次受伤了重伤以后,哪还是那男人的对手,脸上吃了男人两记重拳,瞬间就血肉模糊了,这个时候秦升的意识开始模糊,他不禁有些想念常八极了,如果常八极在,也许今天就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又是一记重腿,男人踢中了秦升的小腿,秦升感觉骨头在那一刻破碎,整个腿彻底失去了知觉,当他用尽全身力气,想要给予男人最后一击时,已经彻底没有了威胁,被男人势大力沉的肩撞,又一次撞飞了出去。

此时的秦升已经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他从来没有这么惨过,这次是真的吃了大亏了。就算是游历那两年,他也从来没有把自己陷入这样的绝境,秦升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如果他真的能活着,那这次的经历对他来说就是一次从上而下的洗礼,他会好好反思反省自己。

赵叔觉得差不多了,熄灭了烟走了过来,笑道“秦升,是不是后悔了?”

秦升强忍着巨痛咳嗽道“后悔你骂了隔壁”

赵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冷哼道“真是不知死活,本来想让你少受点罪,现在看你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告诉严朝宗,就算是我死了,林素也不可能选择他,至少在这一局中,严朝宗永远赢不了我,哈哈哈”秦升放肆的笑了起来,可是刚笑两声就咳出一口血,看起来实在是恐怖至极。

秦升艰难的想要爬起来,挣扎了几次都失败了,全身上下受了数处重伤,脸色已经开始发黑。

“何必呢?”道长于心不忍道。

秦升呵呵笑道“怎么都是一死,可我秦升绝对不会等死”

“敬你是条汉子”那男人也多少有些佩服秦升,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有如此血性,这让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这一次,秦升终于站了起来,对着道长和男人吼道“来啊”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夜晚和往日没什么区别,可是对于秦升来说,这个夜晚也许就是他人生的归途。

上海,外滩十八号,原名麦加利银行,建于1923年,最早是渣打银行中国总部,后来被改为春江大楼,02年开始整修,从此改名外滩十八号,是如今上海生活,文化和艺术的地标。

藏匿在惋叹十八号的露台餐厅,MrMrsNund餐厅,是沪上法餐界的代表之一,餐厅内部就像是用水静、玻璃和灯光打造出的迷离世界,而最让人惊艳的,还是从外滩失败好的露台瞭望整个浦东,那夜景让人叹为观止。

今天谭静陪着林素跑了大半天,晚上非要拉林素来这里吃饭,点了瓶红酒,两人边吃表聊,可是几杯红酒下肚以后,林素却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的加速,胸口闷的似乎喘不过气,脸色开始苍白。

“素素,你怎么了?”谭静察觉到林静的异样,连忙问道。

林素捂着胸口摇头,却也说不出话来,谭静立刻起身喊服务员倒杯热水,开始安抚着林素的后背。

同一时刻,四九城老秦家四合院里,坐在二楼的秦长安正在喝茶看书,可是右眼皮却跳个不停,弄的他心神不宁,一直在分神。

公孙缓缓走了进来道“主子,刘主任让您回个电话,说打您手机没人接”

秦长安拿起放在旁边静音的手机,看到老朋友的未接来电,叹了口气道“公孙啊,我这右眼皮一直跳,不知道最近有什么坏事”

“主子,我看您最近是太累了,从韩国回来就没好好休息过”公孙笑道,这段时间事情确实太多。

秦长安挥挥手道“嗯,你去忙吧,我这就回电话”

东长安街上,一辆大众途锐正向着国贸CBD而去,开车的是刚刚加班回来的秦冉,她晚上莫名就想起弟弟,整个脑海全是弟弟的儿时的音容笑貌,本来加班到十点才打算回来,秦冉只得匆匆往回走,这一路上更是好几次差点追尾,秦冉只得将车停在路边,打算缓缓再回家,不然这样下去,迟早出车祸。

不管是林素、秦冉还是秦长安,自然不知道他们深爱的秦升,正在经历人生最危险的时刻,也许是心灵相通,才让他们有了如此异样。

九华山,观海亭。

秦升又一次倒地了,这一次他怎么都爬不起来了,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这个时候他似乎已经认命了,知道无力扭转局面了,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了,就真的要交代在这么?

秦升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他太多的事还没做,太多的人情还没还,看来终归要成为遗憾了。

“真是条汉子啊”和道长实力旗鼓相当的男人感慨道。

道长也是叹了口气道“可惜了”

赵叔已经走了过来,他知道一切该尘埃落定了,只剩下处理最后的残局了,看着地上离死不远还在苦苦挣扎的秦升,摇头道“怪不了别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

“怎么处理?”道长皱眉问道。

赵叔眯着眼睛道“杀了,尸体扔进深山里”

“好”旁边的男人默默点头道。

就当道长和男人准备动手时,那位开着牧马人一路跟到九华山的男人总算是出现了,他把车停的很远,生怕被发现了,随后才徒步潜行了过来,已经处理掉了赵叔留在树林里的两个男人。

“这么好的月色,不杀几个人,确实有点可惜了”男人缓缓走向赵叔等人,风轻云淡的说道。

只是左手紧握的那把三.棱.军.刺在月光下透着寒芒,让人不寒而栗……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